案例分析

认知症老人是一个特殊的群体,他们需要的不仅是身体上的护理,更需要精神的护理。从事认知症护理的工作人员不仅需要具备护理相关技术与知 识,更需要了解什么是认知症,并掌握相关症状的应对方法。日本美邸公司有一支专业的教育团队,编写了一套包括认知症应对在内的培训教材。每家机构可以通过公 司内部的教育系统组织员工学习,教育团队也会定期去各个地区举行讲座,为护理人员直接授课。



                  

日本美邸公司每年会举办一次认知症护理实践,在研究报告会,每一家机构选择在认知症护理中实际发生的案例,结合实践经验进行发表,通过海选和地 区复赛,在全国近300家机构中选出10个左右最佳案例,在全国大会上,向各地区的机构负责人、业内同行、以及媒体、普通观众们展示。与大家分享交流最 新的认知症护理经验与心得。




例子1:暴饮暴食及对儿媳有被害幻想—重度认知症案例



1.问题

在家庭护理中,妻子、儿媳成为护理的主力军。一个人长期护理会给身心带来巨大的负担。但是,承受巨大身心负担的同时,被误解或者关系恶化这样的例子也并不少见。该案例就是这样一个暴饮暴食并对儿媳有被害幻想的重度认知症案例。

2.案例概要

对象:K爷爷 84岁
家庭成员:妻子(80岁)、儿子(52岁、公司员工)、儿媳妇(50岁)、孙子2人
K爷爷的信息:从小就很认真,不善于与人交际。在大型制造业公司做财务工作直到退休。
既往病史:心肌梗塞

3.案例经过

过着悠闲退休生活的K爷爷,3年前突发心肌梗塞进了医院。出院后,开始出现认知症的症状。刚开始的时候,只是出门会迷路,弄错两个孙子的名字,然后发展到不会算钱、叫不出东西的名字。并且,吃了四碗饭后还要盛饭,食欲异常好。最近,会常出现明明刚吃过饭,却对儿媳妇说“饭还没做好吗?!”“不准备给我饭吃吗?!”;“你把我钱包藏哪儿去了?!”等被害幻想的症状。
       儿媳考虑到家婆年纪也大了,照顾家公很吃力,就减少了打工的次数,担起了照顾家公的重担。但是却常常被家公怀疑,久而久之家婆也常常说“真的给你家公做饭了吗?”“真的不知道钱包在哪儿?”。每次这种时候儿媳都非常生气、委屈,很想把家公送去养老院。




4.案例分析
“还没吃饭”是被害幻想的一种。K爷爷同时还有被盗幻想的症状。一般来说,同样是幻想,“还没吃饭”是比“被盗”更晚出现的症状。吃饭,是人们生活中有重要意义的行为。不仅是维持生命不可或缺的,更是每天的乐趣,进行放松、交流的场合。关于吃饭的记忆的丧失,是一种记忆障碍很严重、短期记忆相当低下的表现。到了这个阶段,他会忘了没一会儿之前的事情,所以可以说K爷爷是一瞬间一瞬间地活着的。
而且,K爷爷从小就是很认真的性格,又一直做财务工作。这样的人,常常会有类似“中饭必须正午吃”这样的生活节奏,并且十分重视。一旦出现了“正午了还没吃饭是不行的、今天还没吃饭呢”的想法,就很难再脱离出来。
然后就会像“饭还没做好吗?”“为什么不给我吃饭?”“儿媳因为自己的事,擅自不准备午饭”这样,出现各种幻想。正如【幻想建筑】,幻想具有因为幻想而加深原有幻想的特征。出现不正常的想法后,这种想法会唤起更多不正常的想法,使其越来越严重。
自己站在被害者的立场上,就会出现“自己是对的,都是对方不好”的想法。这是自我肯定,实际上是是为了保持好心情,不断地自我催眠。一般来说,对于照顾自己的人怎么可能说出“不打算给我饭吃吗?”这样的话的呢,认知症患者因为不清楚周围人同自己是什么关系,就会直接地只在乎自己的欲求“我想吃饭”。
K爷爷还有暴食症。这是因为迫害波及到脑中枢,吃多少都没有饱腹感。

5.应对方法
这个案例中难解决的并不是K爷爷的症状,而是K爷爷的妻子和K爷爷站在一条战线上,孤立作为护理主力的儿媳妇,如何解决其关系成为关键。
心理学中,有一种用+和-来表示人与人之间关系的平衡理论,用这个理论来看这个案例,三个人的关系一目了然。关系良好用+表示,不好用-表示,所有关系相乘,结果为+时表示关系稳定,为-时关系不稳定,会衍生出其他的关系。
这个案例中三人关系如下图,是一种安定的关系,也就意味着没有外力干预,这种状态会一直持续下去,那么身心疲惫的儿媳,总有一天会崩溃。


要改变这种状态,就要让三组关系都变为+,那么改变K爷爷老伴儿的立场就成为解决问题的关键。首先,K爷爷的老伴儿和儿媳的关系要变为+,然后要帮助推动K爷爷和儿媳的关系变为+,这样良好的关系才能达到稳定的状态。例如:K爷爷说“儿媳不给我饭吃”“儿媳把我钱包藏起来了”的时候,不要否定他,“喝杯茶等一下”、跟他一起找不见了的东西,让他镇静下来。对儿媳,“我知道不是你的错,一直以来辛苦了,妈妈非常感谢你,希望你能理解家公的言行都是因为生病了导致的”这样去安慰鼓励她。并且,在K爷爷平静的时候,反复跟他讲“我们家的儿媳真是为你着想的好媳妇啊”,一直这样的话,总有一天K爷爷和儿媳的关系会变好。
针对暴食症,如果强制他停下来会造成欲求不满。因此,“去散步吧”“一起唱歌吧”等邀请他去做别的事会比较好。




例子2:总想回家的K爷爷


背景:
刚入住时,K先生内心还充满着“我还没有退休,还有工作要做。回家还要给客户回复信息呢”的工作心态,以及”我必须要保护家庭,我不做谁来替我照顾他们“的家庭责任感,尤其是一定好好保护妻子的这种“对妻子的深深的爱”,表现为一种强烈的回家欲望。
而且,他经常说“这里住的人跟我生活的世界是不一样的”,而孤立于群体生活之外。K爷爷感觉到不管是工作、家庭,还是养老院,自己都是被孤立的。他很苦恼:“这样的话,我还有什么存在的价值”。于是面对这样的K爷爷,我们思考是否可以通过活动来找他K爷爷的“容身之所“。


〔2)内容


对象:
K爷爷, 男性84岁
从K爷爷退休前的工作内容想到的化解之法


采取的措施:
当K爷爷有想回家的强烈想法时,我们并不会锁上养老院的门,而是会尽可能的陪他一起出去。按照这个方针,护理人员会经常陪K爷爷到街上散步,感受地域的风土人情。
   过程中我们会注意避开大路以及有公交站的道路,选择生活道路,并特意改变回程的路线。会去一些有名的小饭店,让K爷爷和众多的客人们一起享受美食的快乐。每次外出,都会随身携带照相机,拍摄一些照片,事后和机构里爷爷奶奶们一起欣赏。


 就这样,通过长期相处和多次对话,我们发现K爷爷非常热爱广播的工作。于是我们就拜托K爷爷运用他在广播站的工作经验,为大家“朗读”。为了营造广播站的氛围,我们特意拜访了和养老院有交流的一所高中,并借用了他们的播音室。来到播音室,我们录制了一期以【广播的优点】为主题的的录音。K爷爷负责背景音乐,我们就带他去CD出租屋寻找音乐。K爷爷放松、享受的情景让我们印象非常深刻。慢慢地, K爷爷会和其他的爷爷奶奶们一起参加康复活动或者帮忙做一些装饰,他想回家的念头也逐渐消失。
    现在,工作人员依然会安排好时间,在K爷爷有想要回家的念头前,邀他出去散步。


〔3)结果
通过顺着K爷爷的想法有针对性地采取行动,全体职员能够理解K爷爷,与其产生共鸣, K爷爷的笑容也逐渐增多了。同时,有了笑容K爷爷与其他爷爷奶奶们的交流变多了,整个机构里的笑声也增多了。
通过外出,长者的精神会得到放松。放下包袱后,变得能够享受到康复活动的快乐,变得积极参加活动,也能够和其他的爷爷奶奶们交流。同时,通过和爷爷奶奶们一起散步和交流,我们也能够更好的理解老人的真实需求和想法。











例子3:忘记“茶壶”的李奶奶

.患有认知症的李奶奶经常到厨房徘徊,拿起茶叶罐又放下,然后再拿起来。。。通过沟通了解到李奶奶是想喝茶,可是她怎么也想不起来该怎么泡一杯茶.....

在护理人员的精心观察下发现:原来,李奶奶是忘记了沏茶要用的茶壶了。




最后,经过爱之家护理人员的生活引导。李奶奶终于喝上了自己亲手沏的茶!




老人自己能做到的,尽量引导或支援他们让他们自己来做。这就是我们的支援型护理方针。将老人的自身的能动力量(判断、动作)最大化。灵活性的护理方法,是我们在为老人服务时所追求的。